不得不说传世带给我无数的快乐。但是。现在我已经不去评论曾经给我带来无数欢乐的游戏了。曾经的美好让它继续保留在记忆里吧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四大神器是我印象中真正的神器。只有仰望。南方有小国,国号赤明。出赤金,民富而自足。北方有大国,羡其金而举强兵来袭,未足月,破五十城,社稷危在旦夕。赤明国主有一女,生不能言,适逢大旱,疑为凶,遂弃养于野。十八载始得返,封“哑姑”。当破城之时,哑姑登宗庙之堂,发火于金鼎,祝社稷而蹈身 ,鼎崩,哑姑化长剑,色赤如血。国主持此剑临阵,百步内当者如炉火 焚 身,无不披靡。大国闻报,以为天怒,遂退兵。国主抚剑而悼。形耗神伤,数月而亡。剑以其神而登社稷,奉镇国之宝,曰“赤明天帝”。
  紫月圣君:西域有群山,山皆产玉,绵延不知几万里也。重山之首推昆仑,有仙楼玉宇,王母居之。话说洪荒之际,时轩辕氏夷平天下,国泰 民安。帝渐好升仙之道,巡四方以之。帝西巡,身涉流沙,地封独山,西拜王母于昆仑。既闻道,西王母使帝入宫陈以百宝,任择其一。 帝叹为观止,逡巡昆仑三日而不能决,三日后,帝弃百宝,唯携一玉剑而出,王母窃吝之,终相赠。后世好事之徒吟诗记之:“若非群玉山头 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”后,帝莲花峰白日升天,乘鹤西去,空余玉剑于凡世,封“紫月圣君”。
 碧海天王: 东有大海,海有大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唯喜怒无常,常因一己念好恶而枉生风暴,沿海渔者或一载徙三百里者仍不能免。民间多有勇武者欲除此患,惜乎技拙,多葬身鱼腹,未有返者。一日鲲起,众皆攀高岩以避,唯有一老者,素衣广袖而出,持一阔刃,之海滨,掷草笠于浪间,跃而履其上,竟破海而行。至深处,既见鲲,欲噬,老者以刃劈浪,以广袖生风,须臾间风起水退,东海涸三千余里,鲲虽有昆仑之躯而不能遁,匍匐以拜老者,老者合草笠纳鲲,终不觉其小。遂携鲲而去,不知所向,风止而浪平,余阔刃镇东海底 ,号“碧海天王”。
  耀阳圣尊:北方有勇士,名后羿,少习弓箭,甚勤,日夜无休,终习成绝世之技。当此时,众神纷争,竟至祸乱人间,天出九日,大旱三载 ,民苦不堪言。后羿散尽家财,招流民于野,采地底之万年寒铁,融昆仑之积厚冰川,伐尽终南山木,终铸成神矢九柄。后以神木为弓,弯弓 而射八日,留一日,朝则东升,暮则西沉,与星月代出,四方遂大安。唯遗神矢一柄,为后世有心者得,铸箭为钩,终成神兵,是为“耀阳圣尊”。








张图挂了。现在补上